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各有志的博客

用诗歌针贬时弊,讨论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好文艺,喜欢文学,酷爱诗歌,性格直率,涉猎四书五经,染指经史子集,学而不专,浅尝辄止。喜欢有学识的朋友。喜欢钓鱼,但是很外行,喜欢拉二胡,但是拉不好,喜欢写诗,但是有文化的人说我写的不像诗。喜欢上网写博客,但是没有点击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戏说孙荣章[转载】  

2009-08-31 14:55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谚曰:“逮了鹿(崇友),跑了羊(杨少华),来个猴子(孙荣章)更昌狂”。此乃二十一世纪初被赣榆坊间传颂的连三任县委书记的顺口溜,鹿崇友大哥于2000年在副市长的位子上获刑14年。然时过9年,荣章弟获刑14年,又过不到一年,少华兄也是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失去了自由。真应了“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”。三条畜类,相继被缚。看官不禁要问:难道赣榆儿女尽舜尧,能掐会算不成?非也,实乃三书记之劣迹弥彰,妇乳皆知、家喻户晓也。唯吏部及上司佯装不知也。诚如曹刿论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”乎?非也,此非失察,实渎职也。九年之痛,祸害何巨?人民何辜,蒙此涂炭?抚平创伤,需假时日。有关大员羞乎?惭乎?愧乎?疚乎?此是题外之言,暂且不赘。本文单表渠首孙荣章氏。

    荣章者,盐城建湖人氏,出身布衣,少贫。生逢冒进年代;及长,又遇天灾;至学,文革乱起。然人穷志坚,家贫心雄。发奋上进,悬梁刺股。待拨乱反正,幸高中学俯。昔鸿鹄之志,欲振翮云飞。杏林两载,锋芒暂露。有伯乐识才,荐党委秘书。致英雄可以用武,良驹得以奋蹄。如蛟龙得水,似猛虎突林。工作举重若轻,交际条理分明。适国运初转,百废待兴,正是用人之际,荣章幸得其冲。旋即再迁,荣任团市委副书记。至此,人未而立,已是副处。正可谓春风得意,前程锦绣。对于常人,是梦寐以求。然孙氏非池中之物,志在鹜远。欲位列臣林,权倾一方,耀祖光宗,丹青垂名。继之任东海副县长,市经委副主任,市府副秘书长。据闻在东海期间,因缩娼被捉,被哥门花钱保出,终不了了之。稍作闲置,旋被起用。此亦为人生败绩之端倪。

    至本世纪初,荣任赣榆县委书记,实乃人生标志性转折。书记之位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说大堪比一国之总统,说小可称一家之酉长。虽非封疆大吏,也算一隅小侯。虽无生杀大权,但有任免之利。百万人民之资产,任由处之,数千人事之变动,任由决之。大小工程之兴废,任由裁之。如云佳丽美眷,任由幸之。此乃制度使然,既非天授,更非民愿。然利弊相随,官正则民福,官贼则民祸,古今无可免也。孙初任,曾意气风发,信誓旦旦。豪言铿锵,慷慨激昂。席不暇寐,尽心竭力。胆略过人,思路清析。当断能断,不曾拘泥。为招商奔走呼号,为项目废寝忘食。开发区迅即崛起,拓新城初展雄姿,柘汪速度使人刮目,深水大港亦见端倪。然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,人因事名,祸因事起。大权独执,必滋贪欲。先是亲、妻、朋党插手赣榆,垄断经营。或城建,或设施,或绿化,或净水,或装潢,或餐饮,或医药,或器械,或广告,或房产,产业无所不包,所敛不择巨细,其质量是马马虎虎,其钞票是滚滚而至。上有同党协调,中有部门配合,下有娄罗投怀。真乃如鱼得水,如虎添翼。至于质次价高,业主哪敢微辞,赣榆财富尽被狗蝇之辈席卷而去。官商勾结,国人诟之。然试看今日之赣榆,官商一体,仍在继续。处级搞三产,宾客趋之若鹜;科级办实业,执法退避三舍。此为富民乎?强国乎?荣章之罪,此罪可算乎?路人皆知,唯刑部不知耶?

    至若卖官鬻爵,国人之恨,令人发指。然此乃无本生意,不需吹灰之力,既无制度约束,又无制裁威摄。何乐而不为?综观域内之虎狼书记,哪个没有卖官之劣迹?此亦大势,难独善也。荣章上任尹始,先从人事开刀,然非有心吏治,而是旧桃新符。不是伯乐相马,而是严嵩结党。不是唯才是举,唯德是用,唯能是任,而是唯利是图,唯亲是用,唯铁是举,唯奴是任。一批奴才,蠢才,庸才,腐才瞬间成为县之栋梁。以致小人得志,才俊齐喑。此举乱了民心,乱了干部队伍。至今荣章被刑,党羽仍在。对赣榆之危害至少要十五年之久。为培植死党,竟鼓舌恬躁:部门奖金魁首可取半数,以致民脂民膏合法地流入个人囊中。前不久国家级《现代快报》载六个为位子送礼者名单,数量不多,一千美元或五千国币不等,且特指这几个送礼官员依然在台上招摇。有在网上阅之者,互传以嗤之曰:真忽悠人也。此不过冰山之一角,九牛不及一毛耳。或曰:赣榆正科何其贱也,荣章书记何其贪也。区区数千而已。然仅此,报纸有关版面被扣,民众不得知其详也。惊哉!乾坤朗朗,国法昭昭,何人贼胆,敢蒙民目、堵民耳耶?哀哉,反腐何为?倡廉何为?叶公好龙,民愤何息?买官需成本,投资需回报,此理放之四海而皆准,当前仅做实的一人身兼六职者,几年之间就贪、贿、挪达六千余万,相当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两年的县财政收入。真可谓富可抵县了。仅此一人,触目惊心!贪官网尽,将不寒而粟!有心脏病前科者不忍卒睹。

    至若以权谋色,也是荣章弟做罪的定性之论。其偷梁换柱的文字游戏也算是做到家了。真是充分发挥了汉字的伟大之处。大凡才子多占风流,古亦有之,不足为奇。坊间虽说荣章猴拉八鸡的一脸猴像,但客观而论,荣章老弟论相貌,论气质,还算是能对得起观众的。还不至于沦落到可惊动城管的份儿。加上书记光环罩身,更显出几分的风流倜傥。周围常有几个女人,或者说漂亮女人,在当今物欲横流的背景下也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吧,何况英雄难过美人关。且荣章老弟自己也从未以英雄自居。所以美人这关不过也罢。这不,初至赣榆,或鲜花,或烂草地就缠了七、八遭或十几遭。男人买官花钱,女人献身得官,这生意本也划算得来。若我是美女我将为之。我是书记我将爱之。只要书记能献出一点爱,全县美女尽是才。美女经济作为一县之书记还是要懂一点的。男女搭配,工作不累;打情骂俏,喝酒不醉;眉目传情,千娇百媚;精神调节,干劲百倍;提拨一下,谁敢反对;正科副科,你要我给;我有所享,你有所得。和谐社会,何乐不为;仅如此,也是不会动摇荣章社稷的,但荣章老弟之爱美之心就象仕途之心一样,追求无止境。正如碗里没有锅里香,这山不如那山高,试过了小家碧玉还想偿天姿尤物。

    于是,招商会上,艳遇李女嘉欣,然此嘉欣非港姐嘉欣也。雅号李丽莎,自标法籍华人,双博学位,法国中枢要员。虽非清纯佳丽,却也算风韵徐娘。三十几岁,已过妙龄,但成熟之美,更风情万种。对中年男人的杀伤力不可小觑。演讲之际,阵阵扇情。几番交涉,已秋波暗送。一个是相见恨晚,一个是惜惜惺惺。一个似久旱逢甘霖,一个是馋猫遭鱼腥。既渡陈仓,再补栈道。为长撕守计,加嘉欣堂皇之名曰:“欧盟事务首席顾问”。记得哪个伟人说过:再高贵的女人到了床上与老母鸡没什么两样。正如丽莎女士在物欲面前也会剥去矜持,撕下伪装,一裸无遗。就象婊子,这边提裤子,那边结嫖资。只是丽莎小姐的嫖资稍高些罢了。于是乎向荣章老弟要项目,要工程,要钞票,要金屋。仅丽莎小姐一人在赣榆刮去的就近千万元。这还不会是完全的估计。记得当时市机关某领导曾尖锐指出:一个小小的骗子李嘉欣竟能把连云港市搅得波涛汹涌,究竟是什么原因?他人能识?荣章何不识?而借招商之机在外搞女人者,荣章弟绝非始作俑者。

    对于床上女人的感觉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或说处子清纯,或说妓女风情,或说贵妇妩媚,或说徐娘风韵,总之荣章是品出了水平,吊起了口味,不妨就作为一个业余爱好去经营吧。于是再有艳遇庄女雅平。此女与丽莎小姐相比,如丽莎是三春海棠,妖娆而动人,则雅平就比腊月寒梅,冷艳而沁心。且门阀高贵,处优而傲慢。作为京城某知名电视台的记者,其自身的资源就不可限量。如果丽莎让荣章倾心的话,那么对雅平简值就是倾命了。一个是欲擒故纵,一个是征服欲起,一个是若即若离,一个是穷追滥打。雅平现场采访,书记全程陪同。忙里偷闲,情素暗生。采访甫毕,颠鸾倒凤。娇女香汗淋漓,老男气喘嘘嘘,一个是如醉如痴,一个是如死如生。先索东海稀世水晶,再送京城豪华别墅,计数百万也。

    荣章因色致贪,因贪致罪,因罪致刑,因刑致悔。但观荣章所幸之女依然花荣叶茂,姿媚裙飘,小金莲换来了上朝靴,胭脂粉换来了乌纱帽,杨柳腰换来了玉莽袍,主子已刑,妾妃犹艳,律不治美女乎?纪不究佳丽乎?另:2000年鹿崇友做罪29.6万元,获刑14年,孙荣章做罪381万元,同样获刑14年,量刑膨涨乎?看来十年后须贪4000万元,才可获刑14年。所以啊后继的书记们,放心地去贪吧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后贪定比前贪强。

    绝对权力,双刃剑也。良臣执政,效率倍增。贪官掌权,遗害无穷。贪官执绝对权力,犹流氓执高端科技也。人大监督,最后保障,然书记兼人大,何以监督?人民监督?三书记人民监督了十几年,其路漫漫兮而迷茫。正是:

书记权力宽无边,

兴风作浪手遮天。

物以类聚投臭味,

人以群分耻作娴。

恶吏祸害十几载,

百姓涂炭如倒悬。

安得斩腐三尺剑,

还我赣榆尧舜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