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各有志的博客

用诗歌针贬时弊,讨论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好文艺,喜欢文学,酷爱诗歌,性格直率,涉猎四书五经,染指经史子集,学而不专,浅尝辄止。喜欢有学识的朋友。喜欢钓鱼,但是很外行,喜欢拉二胡,但是拉不好,喜欢写诗,但是有文化的人说我写的不像诗。喜欢上网写博客,但是没有点击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】【关关雎鸠【父亲的故事】连载一  

2010-07-26 07:48:39|  分类: 转载关关雎鸠【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披露朝鲜战场未被人知的真实历史,淮海渡江战役亲身经历的战争内幕,九十高龄志愿军老战士口述,美女教师整理其英雄父亲投身革命的真实故事。


 

默认分类 2010-07-22 17:37:29 阅读9 评论3 字号:大中小


    我的父母今年都是八十六岁了,结婚整整六十三年。父亲是一位残废军人,抗美援朝中失去了双腿,现在身体健康,红光满面。母亲谁看了都说七十岁,鹤发童颜,而且心态好,从不把自己当老人,还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骑呢。可他们年轻时所经历的那段艰难岁月,刻骨铭心,他们的爱情是经过考验的,正因为他们当年彼此有不抛弃不放弃这样的一个坚定信念,才会有有他们生命的延续,才会有我们这一家子。

       父母是1947年10月订的亲,11月结的婚。父亲当时在部队,请了六天假回家结婚,然后就归队了,直到腊月二十九的夜里回家一次,第二天天一亮又走了。后来仗越打越远,偶尔捎一封信,母亲和奶奶在家盼的就是书信,接到书信就意味着 父亲平安,那真是家书抵万金哪。那真是大仗小仗天天打。1949年的冬天,父亲参加淮海战役,淮海纪念碑上还有父亲战友的名字,50年的春天参加渡江战役,父亲讲渡江的过程很神奇,一夜的工夫,辽阔的江面上排满了船,我军到达江对岸敌人还没有发觉,当他们发觉时,我军已经过江了。后来有解放上海,部队在上海驻扎了一段时间,母亲接到父亲的信后去上海看望父亲,还在上海住了一个月。这是他们结婚以来最长一段时间的相聚。电影《霓虹灯下的哨兵》就是那个时候的故事吧。后来的一段时间是父母经历最 痛苦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吧。真是生死两茫茫。

      父亲的部队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,然后这支部队就转移,进行紧急训练,准备从水路攻打台湾,这段时间的训练,是不能给家里写信的。一天夜里战士们整装待发,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,不打台湾了。有比这更重要的任务,战士们虽纳闷,可谁也不问,这是纪律。大约过了几天,父亲所在的部队全部摘下领章帽徽,当时的二十六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,彭德怀任军长。父亲是第一批赴朝的志愿军,当时每人只留下自己的姓名,家里的地址,但不能给家里写信。据说中央准备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支援的。那是1950年的冬天,当时的棉衣没有到位,有的领了一件棉大衣,有的没有领到,部队就出发了。到了朝鲜,冰天雪地,因我军的装备,武器都不抵美国,不能硬打,大多都是伏击战。部队刚过鸭绿江,就接到命令,美军的一个独立师 ,据说这是一支王牌部队要从这里通过,我军马上隐蔽在路两旁。一会美军的车辆一辆接一辆驶进了我军的埋伏圈,一声令下,一颗手榴弹就解决一车厢的敌军,因他们乘的是敞篷车。父亲说这是最痛快的一仗。接着,仗越打越艰苦,后方的给养运不到,棉衣也运不到,路给美军堵住了。就只能和敌军周旋,上面有他们的飞机,地上有他们的大炮,我们用的是步枪 ,机枪,父亲就是机枪手。我军又炸毁敌人的一个飞机场。但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我军伤亡很大。又一次我军要攻打敌人的一个据点,埋伏了一天一夜,第二天发现有的战士已经冻死了有的冻僵了,父亲就是那个时候冻得吧。在朝鲜三个月的时间,部队伤亡太大了,一个营编成一个排。到后来三个营编成一个排,到后来剩下的更少了,父亲就是这少数中的一个,就这一小部分人,敌军飞机发现还跟着不停的轰炸,父亲的一个战友和父亲睡在一起,父亲刚起身,一颗炸弹就落在刚才父亲睡觉的地方,父亲再去找他的战友,哪有啊,只有几片衣角,那个战友只有十八岁。父亲每想起这事,就会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 父亲拖着两条僵硬的腿和二十几个伤员艰难的往回走,就是一个信念,我不能死在异国他乡,我一定要回国,家里有母亲和妻子在等着他。就这样父亲在朝鲜三个月终于回到了祖国。刚回国 ,在东北的临江截去了一条腿,另一只脚,鞋脱下,脚也溃烂了,只剩下脚后跟,但是医生想保住另一只脚。又到了安徽的蚌埠,在那里父亲才给家里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   再说母亲整整八个月没受到父亲的一封来信,这是何等的煎熬啊。那是家里只有母亲和奶奶娘俩,因父亲在刚生下三个月的时候,爷爷因病去世了,奶奶当时才二十一岁,我认为奶奶也是不简单的。她们就像母女俩一样,相依为命,靠做鞋买维持生活,每集做两双鞋拿到集市上买,然后母亲必做的一件事,那就是抽挂,母亲说黄雀抽挂是很灵的,抽挂的目的只有一个,问父亲还在不在,每次都说在,回家再告诉奶奶,她们都是抱着这点希望支撑下去的。那是还有人劝母亲,说你还这么年轻,不要再等了,你丈夫大多不在了,就算活着也是残废了。母亲当时很气愤的说:“就算他残废了只要有一口气,我也要等他回来,我活着是他家的人,死了是他家的鬼。”母亲态度坚决,后来再也没有人在母亲面前提这事了。其实母亲当时才见过父亲几次面啊,在一起的时间是多么的短暂啊,所以我非常敬佩我的母亲,没有母亲的刚毅性格,就没有我们一家子。听母亲说,特别是五一年的春节,是最惨的。奶奶和母亲怎么过啊,割了一斤肉,从年初一到十五,这晚肉一点没动,奶奶在东房里流泪,母亲在西房抽泣。有一天母亲和奶奶说;“妈妈,我们死了吧。”奶奶说;"我们死了,如果他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,再等等吧。"就这熬着,快要绝望的时候接到了父亲来信。

      母亲接到信后,马上来到了安徽的蚌埠医院,当时是首长接待了母亲,母亲一见到首长就哭了,他以为母亲想不通,就做母亲的思想工作,讲一些大道理,首长当时误会了母亲,他哪里理解母亲的心啊,母亲生气得说,我是气他为什么不给家里来信。这一年多母亲见到父亲的一面,父亲躺在病床上,截去了一条腿,认为能保住另一条腿的 可还是保不住。母亲说:“我和妈妈总算没有白等,虽然残废了,不还有个人在吗”。我觉得母亲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啊。在要做另一条腿的手术时,部队首长不准家属在。还有奶奶还在家焦急地等待着,只知道受伤,不知道伤的怎样。母亲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  父亲出院后在无锡疗养院住了几年,一直到五五年才回的家。从结婚到负伤回家,整整八年,这是多么漫长,多么难熬的八年啊。五五年大姐出生了,接着又生下了我和弟弟妹妹,如果没有父母的坚定信念,没有他们的不离不弃,就没有他们生命的延续,也就没有我们。我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骄傲,为有父母有这段不平凡的经历而感到自豪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