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各有志的博客

用诗歌针贬时弊,讨论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好文艺,喜欢文学,酷爱诗歌,性格直率,涉猎四书五经,染指经史子集,学而不专,浅尝辄止。喜欢有学识的朋友。喜欢钓鱼,但是很外行,喜欢拉二胡,但是拉不好,喜欢写诗,但是有文化的人说我写的不像诗。喜欢上网写博客,但是没有点击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如沐春风五十年(杜振东)  

2013-10-03 21:38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沐春风五十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略记和邓星雨老师的交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杜振东

一九六二年暑假后,我在赣榆县中学读初二,开学后第一天第一堂是语文课,一位年轻潇洒的教师从容地走进课堂,班长喊:“起立!”同学们“刷”地一声站起来,他把课本和备课簿放在讲台上,右手轻轻地朝下压了压,微笑着说:“同学们好!我叫邓星雨,从今天开始,代你们的语文课。”徐州味道的普通话,有一种磁性,一下子把同学们吸引住了。记不清当时讲的是什么课文,只记得抑扬顿挫的声调,娓娓道来的话语,如行云流水,又如春风拂面,一堂课,不知不觉就过去了,下课铃声响起了,邓老师和同学们说:“再见!”我还呆呆地坐在条凳上,久久不愿起来。

星期五下午是作文课,他重点讲了格式,文章的题目要写在第一行的当中,每一段的开头要空两格。下周的作文讲评课上,他笑着举例:“有的同学,过日子绝对是一把好手。”同学们不明就里,如坠五里烟雾之中,个个大眼瞪小眼。他拿过一本作文本,翻开,指着一页作文给同学们看,原来,那个同学每段开头都逐格写,没有空两格,同学哄堂大笑,笑过之后,只听有一位女同学轻声咕哝:“这不是刮笑人么。”

邓老师只代了我们一学期的语文课,就去代其他年级的课了,但我还常常想起邓老师课堂上的妙语连珠,还想起邓老师课堂上给我们讲故事。再次聆听邓老师的课,是在一九六五年暑假后,那时我读高二,我从心里高兴,邓老师又代我们的语文课了!且不说邓老师的课堂上的知识传授怎样熏陶我,那种精彩,语言表达是乏力的。课外时间,邓老师常常把我带到他的宿舍里,拿出他在大学读的书给我看,我一边看着,他一边评点,还让我把这些书带回家看。这些书,是金敬迈的《欧阳海之歌》、穆青的报告文学《焦裕禄》、邓有梅的《在悬崖上》等,还有王实味的《野百合花》、郁达夫的《迟桂花》等,要知道,在当时的环境下,《野百合花》可是禁书呀,一个刚刚工作不久的年轻教师用这样的书教育学生,当时是怎样的胆量呀,要是不小心泄露出去,那是吃不了要兜着走的。不过,一个十七八岁的中学生,从此爱上了文学,直到现在。

一场浩劫,从天而降,邓老师不得不中断中学教育,我也不得不中断中学学业,“文革”中,邓老师是在风口浪尖上过的,我也是在风口浪尖上过的。再次聆听邓老师的教导,是在一九七六年,那时,我已经结束下乡插队的历程,在徐州电信局工作好几年了,一次偶然的相遇,才知道邓老师已调来徐师院工作,真是大喜过望。从此,只要闲暇,我就去拜访邓老师。邓老师给我讲杨朔的散文,讲《红楼梦》人物艺术个性,讲纪晓岚的故事,讲散文意境美,我沐浴在和煦的春风里,身心怡然陶醉,可是我那时事务缠身,知识浅薄,邓老师的艺术境界,我只能浅尝辄止,略知皮毛而已。

在邓老师的一再鼓励下,我也跃跃欲试,想继续深造,报考徐师院干部专修班,邓老师给我辅导,送给我一些资料,如愿以偿,真的考上了。当时,邓老师已是徐师院中文系的教授,课务繁忙,虽然他不代我的课,还常常抽时间指导我。三年的函授学习,我拿到了中文专科毕业证。邓老师很高兴,专门在家里下厨,做了几个可口的菜,我们师徒二人小酌几盅,也算为我庆贺吧。

邓老师著述不辍,每出一本书,都要送给我一本;每发表一篇文章,都要拿给我看,和我分享快乐。《中国当代散文史》、《中国当代文学发展史》(合著)、《蓬莱诗魂》等,这些扛鼎之作,我都先睹为快,这些书保存在我的书厨里。发表在《人民日报》上的《黄河,你像什么?》、《中国日报》上的《“你走了,留下了整个的你!”》、《新华日报》上的《张伯英艺术馆记》等,再三诵读,美轮美奂,荡气回肠,深深地感染着我。

2005年,邓老师带完最后一届研究生,退休了。现在,我也六十开外,退休在家。但邓老师退而不休,退而不闲,经常到彭城书院、竹坡书院、一些书画院和学校无偿讲课,乐于参加一些公益活动,有时,他还不忘我这个老学生,邀请我一块参加。近几年,邓老师身体有恙,病中的邓老师很乐观,他常在家或小茶馆里,电话邀我去喝茶,一边喝茶,一边谈心,不知不觉中,一副联语,一首诗词,佳作天成,带着茶香,吟诵成章,令人回味无穷。我担心邓老师的病体,有时劝邓老师颐养身心,邓老师笑着说:“这点小病算不得什么,只有我才能救我自己!”

“只有我才能救我自己!”经典!是作文,抑或做人?半个世纪的熏陶,一句哲理,春风骀荡,久久暖心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