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各有志的博客

用诗歌针贬时弊,讨论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好文艺,喜欢文学,酷爱诗歌,性格直率,涉猎四书五经,染指经史子集,学而不专,浅尝辄止。喜欢有学识的朋友。喜欢钓鱼,但是很外行,喜欢拉二胡,但是拉不好,喜欢写诗,但是有文化的人说我写的不像诗。喜欢上网写博客,但是没有点击率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转纳兰性德辞解释  

2014-02-21 10:45:33|  分类: 诗词格律常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谁翻乐府凄凉曲,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。瘦尽灯花又一宵。

不知何事萦怀抱,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也何曾到谢桥。

无聊是一种最难受的情绪,就算不能开怀一笑,倘若能放声大哭也是好的。最怕的就是闲愁。闲愁最苦。

纳兰性德的杂感词中多这种愁苦。他在词中写道“问我何心,却构此、三楹茅屋。可学得、海鸥无事,闲飞闲宿?百感都随流水去,一身还被浮名束。”真的是无事闲吗?非但如此,该是百感萦怀吧。“一身还被浮名束!”是啊,这世上的种种不是你想脱身就可以脱身的。除非一个去处,到底何处,不用说也可知。他不只一次在词中抒发这样的感怀。 “ 别来我亦伤孤寂。更那堪、冰霜摧折,壮怀都废。”;“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横笛已三更。更无人处月胧明。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断肠声里忆平生。” “西风一夜剪芭蕉。满眼芳菲总寂寥。强把心情付浊醪。读离骚。洗尽秋江日夜潮。” “长漂泊,多愁多病心情恶,心情恶,模糊一片,强分哀乐。拟将欢笑排离索,镜中无奈颜非昨。颜非昨,才华尚浅,因何福薄。”他虽有值得别人羡慕的种种荣耀,可是他一直把这当成难以解脱的束缚。后人可能觉得不可理解。我倒是觉得非常值得理解。先看看他曾有怎样的壮怀吧。记得他的一首诗这样写“吾本忧时人,志欲吞鲸鲵” (《长安行赠叶纫庵庶子》)“银河亲挽,普天一洗。”可是后来他知道了官场的黑暗,知道了原来权、利的角逐竟能迷失了人的本心。知道了君恩难测,看透了自己父亲为了权力费尽心机,甚至看透了纳兰家族以后的兴亡。

为了制约明珠,也许一开始康熙只是把他当成养在金殿里的金丝雀,虽然光鲜荣耀,可是难有作为,也难有自由。或许后来康熙也想过重用他吧,频频向他示恩,甚至亲自书《早朝》一诗给他。但他是何等的透彻的一个人,怎会看不明白这一切?康熙盛世的官场也只不过是皇帝玩弄权术的棋盘。容若若受其恩典,也必将成为其棋盘上的一枚棋子。康熙盛世,文治武功如是,百姓也算安生。也许就不缺纳兰容若一人再为他的伟业添彩了吧。从随驾鞍前马后,到“觇梭龙”,虽说没有赫赫武功,但也是辛苦。这一切有些不是他愿意的,但为了忠孝,他忍耐了许久。他的抱负也曾是传统的儒家那种“齐家,治国,平天下。”的宏愿。奈何事不如人愿,难道自甘堕落,随波逐流?黄庭坚说过:“士生于世,可以百为,唯不可俗。”那些浑浑噩噩度其一生的人,或者心机用尽的人也许可以比他开心,但这就是悲剧的魅力。

他把他的心事他的痛苦写进了词里,写进了每一字每一句里。读他的词有些落寞,有些伤心,甚至不忍卒读。悲剧就是把美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。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”谁能笑这样的人不是丈夫?非要血流成河,战死沙场才是英雄?“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。”这是英雄的悲哀。纳兰最终没有成为那样的英雄,他甚至像普希金,人们甚至忘记了他是个武官。他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,但他留给我们的是对人生,对社会的思考。这正是他洞察兴衰,心思明慧之处。浮名是什么?其父明珠争了一生,最后家破人亡。争这些功名有什么用?“多少英雄只废丘”容若这么说。他最后无奈想依照自己的心意,从此归隐,学范蠡泛舟五湖,学渊明采菊东篱,茅屋归隐。但是为忠、为孝,为了以前他学的那些儒家治世的道理,他归隐不成,陷入两难,久久都在矛盾。他把心理的矛盾和痛苦真诚的写出来了,那是他的心声。

谁又说非要壮怀激烈才是好词呢?纳兰太干净,容不下虚伪和淄尘,所以一病不起也算是他对这个尘世的一种交待。这样的人,谁又能留住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